又是一年选举时

日子过的好快,转眼今年五月又是苏格兰的议会选举时间。因为新冠疫情早早选择了邮寄投票,于是本周收到了选票。

信封上非常明确的说明内容为选票,以及强调非收件人本人不可以使用,要不就是违法行为 (offence)。

随选票还附上了一份邮寄投票的整个操作流程说明书。

邮寄投票的声明,包括确认选票信息和个人信息。黄色的那一条是快速胶水,用于密封下方放入选票后的信封。

每人有两份选票,一个是本地区的,一个是所在region的,都是在选中的那一项后的方框内打叉。

地区选票会是选举不同党派出身的各候选人,之前没少收不同选举人的竞选宣传…

region的话就是直接选举代表的党派了。

选择完了就可以放入信封密封

然后再把密封后的信封套到回寄信封里。。。回寄的信封有设计专门的窗口显示选区和返回地址。

然后再次密封上回寄信封,因为是预付/免邮邮件,是不需要自己贴邮票的。然后出门的时候扔进信筒,完事!

英国的几大政党大部分都在苏格兰有分部,也都是苏格兰议会的主要参与者,比如英国现任执政党保守党conservative, 工党labour,绿党green party.

若干年前和保守党组成联合政府的自由民主党lib dem还有现在苏格兰的执政党苏格兰民族党SNP

当年异军突起以英国脱欧为唯一诉求,迫使保守党承诺脱欧选举引发这几年的脱欧大戏的英国独立党UKIP – 现在他们在苏格兰的诉求是解散苏格兰议会

还有其他一些党派,包括有类似’解散苏格兰议会‘诉求的‘取消苏格兰议会党’, 苏格兰前首相及SNP前党魁亚历克斯·萨尔蒙德(Alex Salmond)建立的以追求苏格兰独立为目标的ALBA 党 (alba 在苏格兰盖尔语里是苏格兰的意思)

以及英国共产党。。。

酸奶饮料

一直对在土耳其,保加利亚等巴尔干地区喝到的酸奶饮料念念不忘,非常喜欢那种带些咸味的风味。于是当我凭着记忆在超市里找到了类似的包装(=绿色的塑料瓶)的酸奶饮品后欣喜异常,毫不犹豫的入手了。

回来打开后第一感觉,好像比印象里的要粘稠很多?没细想,立刻挖了一勺入口,我的天,好酸!于是十分确定我买错了。。。

上网一查,发现这货叫kefir,也是大名鼎鼎,“Kefir(中文谐音:克菲尔或开菲尔),也叫做“高加索酸奶”或“里海酸奶”,产自里海与黑海之间的高加索地区(世界长寿之乡)” 有助于体内益生菌的生长和维护。

可惜酸了点。

而我想买的叫Ayran, 是盐加水加酸奶,非常经典的夏日饮品。而且奥尔多安还把这个称为土耳其的国民饮料。

新冠疫苗

上周收到了NHS的蓝色信封,被邀请去打新冠疫苗,于是就去了。

打的是牛津的疫苗,打之前还被护士小姐姐展示了疫苗有效期和序列编号,不错。

打的过程很快,从护士将疫苗吸入注射器,到完全打入胳膊的过程也就一两分钟不到。

疫苗注射一完成,就立刻感觉到了胳膊的酸胀感。被告知15分钟内不可开车,好吧。

注射后的几个小时里其实除了胳膊注射处的酸胀感,没啥感觉,直到晚上。。。

晚饭后突然感到非常疲倦,而且开始畏寒,灌了杯牛奶后早早的洗漱上床休息。

结果夜里折腾的不轻,酸胀感蔓延到了全身,感觉遭到毒打一样,鼻子开始不通气,然后全身发热,头昏沉沉的,不过没有盗汗。

折腾了一段时间,突然鼻子恢复了正常工作,也不再发热,酸胀感也有所减轻,于是昏昏沉沉睡到天亮。

早起发现有强烈的疲倦感,头有点沉但没有明显眩晕感。依然有酸胀感但不会觉得过分无力,整个人的感觉就像得了重感冒一样,不过没有影响食欲,倒是好事。

NHS发的小册子上说,这些都是正常的副作用,会在疫苗注射后48小时内发生,也是人体疫苗系统调整的表现。行吧。

回来了

时隔将近一年的更新。

虽然一直有给域名续费,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更新。去年下半年是因为工作繁忙兼沉迷于VR游戏,今年上半年则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。

2020年是hard开局,一年已过半,希望下半年能否极泰来,一切顺顺利利,世界和平。